Top
首页 > 模拟人生4语音包

模拟人生4语音包_最值得看的十部电影_华丽的外出类似电影

2017年07月18日 18:35:42
[摘要]   

  

考察队员发现的螺旋形金属带,据推测是日军包裹通信总缆所用

  【本网站报道 前方特约记者 萨苏】越向天长山深处行进,这样的战争遗迹越丰富,逐渐将这座要塞的全貌展现给后世的人们。草丛中不时可以看到炸碎的钢筋混凝土碎块,山坡上日军的堑壕和交通沟在七十年后依然清晰可辨。我们开始接近天长山的核心工事。

  到距山顶约三百米处,带队的当地向导道:“榆树门到了。”

  沈克尼大校在“榆树门”日军阵地遗迹上

  这里被称作榆树门,并不是后人的叫法 – 在日军控制天长山的时代,这里便叫做榆树门。这颗大榆树,是天长山没有被日军砍伐的幸存者(也有说是日本士兵带来的东洋榆树),当年,日军使用的中国劳工运送包括给养等物品,最高只能上到这里的日军警戒哨大门,越过榆树一步格杀勿论。久而久之,“榆树门”的名字便留下来了。

日军记者在天长山界碑留下的照片,背后远处可以看到天长山主峰,看起来,这是一座颇为平缓的山脉

  然而,这座看似平和的山脉,其实暗藏杀机。在天长山要塞的核心区,表面虽有植被,地下却几乎都被钢筋水泥的工事所填充。榆树门之后依稀可以辨认出是日军的一座永备工事阵地,虽已被摧毁,其钢筋混凝土堡垒的坚固,从残存结构件的情况仍可看出。

  日军地堡残墙

  日军工事的顶部剖面,厚度超过1.5米

  在从这里到主峰之间的几百米路线上,不断可以看到各类战备工事的遗迹。

  这可能是日军的一个被炸开的指挥部,底部可以看到一个方形池子,推测为通向下一层地下工事的竖井

  日军大口径一要塞炮阵地遗迹,虽然火炮已被移走,但其环形轨道留下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

  天长山上,日军的防卫阵地可谓环环相扣,而且核心工事的水泥覆盖层普遍超过一米,是一座精心设计的杀人防御体系。

  然而,日军重兵驻守的这座要塞,却在几天之内被攻陷,在当时的战争环境下,可谓奇迹。

东北抗联教导旅姜焕周少尉,大多数抗联的侦察员都只有这个年龄

  而东北抗日联军的侦察人员,便是创造这个奇迹的关键。在1945年8月的远东战役之前,东北抗日联军部队与苏军有这密切的配合,其主力便是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。这支部队在1942年由撤退到苏联的部分抗联官兵组成,又接受了苏联方面提供的包括伞降,爆破,发包等方面的训练,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支独特的特种部队。

  为了打回祖国,这支部队与苏军进行了密切的配合,为了获得日本关东军在“东方马其诺防线”的兵力部署,工事防御等做出了巨大努力,也付出了重大牺牲

  攻克天长山的过程中,便有这支部队侦察员的贡献。苏军在进攻计划中,试图最大限度利用中长铁路作为进军中的后勤大动脉。但是此地,天长山,地久山关闭了绥芬河这个中长铁路的东口,苏军的计划是先取天长山,再侧击铁路桥,拿下绥芬河,大部队随即突入关东军在牡丹江地区的第二道防线,直取哈尔滨。

  抗联侦察员在经过周密侦察之后,断定苏军原来的进军路线,会正撞在这片日军重兵设伏的防御阵地上,必将付出重大代价,且不一定能突破。他们根据情况向苏军提出,其突击部队可从一处叫做别拉洼的谷地深入日军背后 -- 这里曾是抗联的红色国际通道,中国抵抗战士对此处十分熟悉,而日军设防不足。

  苏军方面采纳了中国战友的建议。1945年8月8日,苏联对日宣战,远东军随即发起天长山战役,盟军装甲部队突破别拉洼,占领了天长山背后的侧翼山脉,利用抗联侦察员提供的日军重炮不能向后射击这一关键情报,用坦克炮和自行火炮从背后猛轰日军要塞的阵地。于是,一座座日军炮兵,步兵阵地,陷入到一片火海之中。其预先设计的对北防御体系完全无法发挥作用,就这样,天长山从法西斯的堡垒,变成了日本关东军的葬身之地。

  天长山的主峰到了,回头望去,可以看到美丽的绥芬河。

  对抗联来说,这就是我们的家乡,这就是梦中的祖国,凯旋的这一天,便是回家的这一天。

  在天长山主峰,我们发现了一块奇怪的碑石,颠倒的字迹,依稀可以看出这是一个“天”字

  原来,这是日军天长山要塞司令平贺留下的字迹,原来整个碑文是“天长山要塞”,便是安放在这个基座上

  十四年,中国人终于打赢了这场反法西斯的战争,我们,终于把天长山踩在了脚下。抗联,终于回家了。

  这就是我们的胜利,这就是人类公理正义的胜利。

  向我们的抗联致敬,向回家的中国人致敬!

  [完]

相关热词搜索: 库克:平板比手机更新周期长 iPad营收年底前会反弹 去哪儿受国内航空公司制裁 股价暴跌近17% 最新2016春节支付宝红包口令及发布时间 互联网主导音乐产业 唱片公司边缘化 广电总局发规定 网络游戏出版前需审批

上一篇:iPhone 7购买意向人数超iPhone 6:你买吗 下一篇:谷歌围棋AI战胜欧洲冠军 围棋界怎么看?